欢迎来到 - 极速赛车微信群 !【接待77728849】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日志 > 亲情文章 >

我该如何拉着你的手

时间:2013-07-21 16:53 点击:
人生的诸多无奈,与所谓幸福的时光,总是步步紧随,无奈这东西,与每个人的生活中,或多或少都是存在着的,只是内容不同,意味也不尽相同。于是,我们便不会承认说,这原本就是做人的不幸。我们可以避而不谈无奈的遭遇,却无力推开面对它时那无力解答无处可

人生的诸多无奈,与所谓幸福的时光,总是步步紧随,无奈这东西,与每个人的生活中,或多或少都是存在着的,只是内容不同,意味也不尽相同。于是,我们便不会承认说,这原本就是做人的不幸。我们可以避而不谈无奈的遭遇,却无力推开面对它时那无力解答无处可说的苦涩。人生,大概就是这样吧,每个人的一生,都揣着各自无法释怀的遗憾,是它们,让人生的情感,如日夜般交错,悲喜一路,滋味百般。

我希望在时间的长河里,一些的无奈能渐渐地消了踪影,那样,我或许就不会质疑那才走近的幸福,人生里它们或许真的存在过。我等着时光尘封过去的苦涩,只是,那些无忧的日子,那些笑着的人,何时也随时光走远了呢。

一如我看最亲近的人渐渐老去,无力挽留,无可奈何。曾几何时,他们是那样精力充沛,我似乎从未觉着他们有过疲倦的时候。他们荷着锄头欢笑着从田里归来,顺路带回新鲜的蔬果;他们才解下围裙端出热热的饭菜,又转身筹谋着明日的生活;他们在风里切切地远眺时,眼里心疼的是那样无知年少的我啊;曾几何时,他们败给了一手撑起的生活?

如今,他们负着一生的劳累弯着腰,他们的手,再不能抚上我的头,他们,无可避免地老去了。

我的祖母,也在这般的老去。如今的她,八十过半的年纪,已不能说清身边的人与事了。之前,她还会时而地清醒一阵。回去看她,她总是一遍遍地问:你是哪家的孩子?当明白眼前的就是自己的孙女时,她会如孩子般开心好一阵子。她会拉着我的手让我陪着她,带我看新开的花,和门口的那棵桔子树。

时而她会拉着我诉苦:他们对我凶极了,一定要我吃了那些东西!问了父亲,才知道她现在每天被逼着喝一碗牛奶。她委屈的模样,令人哭笑不得,这哪里有半点以前的影子,像她曾自叙的那样,那个自揭了红盖头在牌九桌上爽赌一把的万事无惧的新娘?

无人的时候,她会牵着我手,极认真地对我说:来,我和你说一件事。

那件事,她必是一个人琢磨许久了。每次见到我,每次想得起我是谁的时候,她都会这样神情严肃地拉着我说她的心事。一旦识出我的不以为然,她会攥紧了我的胳膊,急急地说: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,如今怎么这样不听话?我天天地伤神,这块心头的事,再不能等了啊。

每一次她喃喃地叙说时,我只是慢慢地挣开她的手,和她绕着转过话题,她对我的敷衍,只能皱眉做着生气极的样子。一直以为时间会令她淡了这样的念想。我这辈子唯一不想做的妥协,与一个风烛老人的唯一的执念,在这样两难的境地相遇,我又能如何呢?以为,此时的心情,该是一生中最无奈的苦涩。

最近一次去看她时,她的记忆力似乎消退得更多了。她还是会挽着我,却再也认不出我了。她说,我很想念我的孙女。她好久不来看我了,大概是太忙了。

那一刻,一种滋味狠狠地漫上心头。我依旧牵着她的手,只是,她如何会知道,牵记的人此时就在她身边,和她一起,看那些未谢的花,与那棵矮矮的不曾结果的树。

晚上做梦,梦见睡在祖母的房里,如同小时的一样,我困极了地躺着,她唤我脱了衣裳,轻轻给我盖上了被。梦里的祖母,还是淡淡的眼眉,淡淡的神情。我只愿如今的她,也是淡淡地睡着醒着,再不会为那些无奈的心事,烦劳牵记。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