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极速赛车微信群 !【接待77728849】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日志 > 情感日记 >

掬一捧山花,为谁烂漫成伤

时间:2013-07-21 10:38 点击:
在我们的命运擦肩以后,我才明白,最痛的不是人物皆变,而是人去楼空。我明明知道你存在的痕迹,在同样的天空,同样的教学楼,同样的那个角落,我再也等不到你。我抱着宫商角徵羽的忧伤,为你去追那年我们错过的那场秋风,杏叶萎落,枯枝败红。老天一改炎热

在我们的命运擦肩以后,我才明白,最痛的不是人物皆变,而是人去楼空。我明明知道你存在的痕迹,在同样的天空,同样的教学楼,同样的那个角落,我再也等不到你。我抱着宫商角徵羽的忧伤,为你去追那年我们错过的那场秋风,杏叶萎落,枯枝败红。老天一改炎热,在这个无言的夏季用漫天连绵的倾盆大雨把那年秋天草草葬送。我拼尽全力,也只留得个绿肥红瘦,自是长恨水长东。

锦城初见,一恍,已是两年。我用十四的韶华,掬一捧山花,把往事汇成名为回忆的画卷。草堂记载着诗篇,是千年前的诗人早已参透,人生跌宕,没有谁是谁的归人,至情至恨,年华似水,时间洗过,便可淡却,只留一痕疤。等我老去,白发苍苍,再把那疤痕揭开,一品如今尚不能品味的伤痛的愉快,血、滔滔不绝,奋力冲刷着那段过往,嘲笑我的虚妄,让我把今日所有的难过和悲伤,统统哭尽,然后再毫无牵挂地离开人世。

而今,挑灯夜游,一弯缺月独赏,月波如眸,我知道月光可以照见的地方,你正伏案读书,你总是太忙,太忙。溪畔谁家女子捣衣声绝?哽咽在喉,伴着洞箫,我们走到了清平之末。你是萧郎亦或阮郎。我想,十年后,你的妻子定是佳人亦或伊人。你在水湄,在蒹葭苍苍,在水中央,却永远,不会在我身旁。唯那箫声吹痛了心扉,你哒哒的马蹄带着美丽的错误,来了又匆匆离去,错不在你无意在我心中荡起了波澜壮阔亦或泛起丝微涟漪,错在我误以为那滑过的流星雨是永恒。哪料到,如今,几番离索。

你走了,你真的走了。你再也不会踏进我的生命,我问你:如果以后你结婚了,你会不会给我请柬,你却淡淡地回答,我们早没了联系。荒野之上,我眺望锦城的方向,华灯初上。那里有你,还有那段过往。我点燃了落红,让她随记忆焚烧,到相遇,到相识,到相别,到江南开尽了荼靡花事了,统统地,统统地焚烧。让那过去随枯草焚烧,烧掉那些马不停蹄,刻骨铭心的忧伤。

我踏上亘古的磐石,向女娲,向伏羲质问:是不是你们的爱情太过沧桑,所以世人想得到的永远只是梦的形状。我不曾在扬州瘦西湖上撑篙,我只想你可以陪我踏遍二十四桥。我们一起开夕阳西下,一起牵着手、到老。

可是你意在功名,你怎么会知道,月下花残,柳折枝飞,鸿雁南去,独品清茗的味道?

那年,我掬一捧山花,早已开成了红海,你总是太忙,太忙,忙到最后,山花与我,早已为你烂漫成名为守望的情伤。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